当前位置:新疆11选5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第三十缘舒桦的最後报复之缘(31/121)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0-06-04 16:30|点击数:未知
钟声响起,班主任叶芷菁把课本掩上,按著桌子说:「好啦!接下来便是圣诞假期,由於先前的妖兽事件,我们停课有两个星期之久,你们这个寒假要好好温习,否则便赶不上进度了。」坐在教室里的学生肚子饿了好久,本来都为午膳时间而兴奋,但听叶芷菁提起妖兽,心情不禁一沉。叶芷菁默然半晌,才说:「由於我们有不少师生在事件中罹难,所以今年圣诞节也不会有任何庆祝活动。但是大家需要继续坚强、乐观地活下去,人生毕竟属於自己,我希望你们能够有一个愉快的圣诞节。」事情过去了两个月,但是对於市立第一中学来说,那是永不可磨灭的烙印。妖兽在午膳时间出现,当日有不少学生外出未归,因此逃过一劫。但对於亲眼目睹血流成河,死伤狼藉的惨况的学生来说,要放下只怕不易。望著叶芷菁走出教室,秦崎走到梅玲旁边,说:「我们这一班好幸运,没人在妖兽袭击中受伤──除了我之外。」「你是为了救人嘛!」梅玲嘴角牵了一牵:「真可惜,给『g1』尽出风头,人家都说妖兽是gp02收拾,你和初恋的功劳反而没人知道。」「如此甚好……尤其初恋不想要出名啊!」秦崎耸了耸肩,道:「虽然六年a班没人死伤,但梅玲你身周却空出三个位子!」梅玲身後本来属於纳兰龙和舒桦的座位,如今当然没人坐了,而另一个空位子属於旁边的陈恺怡。「上个星期的最後两天已没见到恺怡回来上课,当时想她可能病了。但过了周末,今日还是不见她。」由於隔了一个周末假期,秦崎不提起梅玲倒没放在心上。两日不上课对於陈恺怡来说是比较少有,也并非没试过。陈恺怡是个品学兼优的美少女,唯一缺点便是喜欢「追星」──等候和追踪自己心仪的偶像明星。过去陈恺怡也曾为了这种事情而请假。「好!放学时候我到她的家里看看。」梅玲笑著对秦崎说:「至於龙嘛!要见他甚么时候都可以,现在我们找阿哲他们吃饭去。」纳兰龙坐在露天的咖啡座,很悠闲地望著街上景色。由於天气极寒冷,人们都穿得很臃肿,就连校服也换了冬季。相反纳兰龙仍是单衫一件,只在旁边的椅子上放了一件薄薄的外套。正如虎牙曾经说过,白龙敖玉是掌管冰雪之龙,继承了敖玉龙魂的纳兰龙似乎不应该感到冷。事实当然不是这样,纳兰龙毕竟是人类身驱,对温差感应还是有的。只不过敖玉的神技全是放出冻气攻击,对於苦练了两个月,不得不习惯的纳兰龙,零度以上的温度简直就是小儿科。街上行人来去匆匆,恨不得赶快跑进有暖气装置的地方,这个露天咖啡座只有三两台客人。纳兰龙从外套底下取出一个小纸袋,里面放著一份小礼物。「圣诞节呢!」纳兰龙约了妹妹纳兰兰午膳,打算把圣诞礼物交给她。这阵子他偶然还是会回家吃饭,见一见表姐李颖,但更多时候留在舒桦家中修练,尽快提升自己的仙力。当然,纳兰龙已经没有回学校上课,学校也就此事向李颖查询过几次。最後纳兰龙搬出了乐天来挡架,乐天以神秘事件为纳兰龙及舒桦的失踪作解释。经历过妖兽事件,学校方面是旧伤未愈新闻资讯,听到「神秘事件」四个字便不再言语新闻资讯,由得他们两人缺课。「呵呵呵!圣诞快乐!」想到这里新闻资讯,纳兰龙被打断了思路,回头望去,却是个装扮成圣诞老人的男人,一手握著摇铃,一手拿著一个广告牌子,向他微笑。纳兰龙看了看腕表,不知不觉已等了一个小时。从不迟到的纳兰兰竟然失约,纳兰龙难免有点担心,望了望行动电话,纳兰兰并没有找过他。既然报了失踪,便不能随便让相熟的人见到自己,因此纳兰龙按捺住到学校找纳兰兰的冲动,望著手中那份圣诞礼物,心想今晚或许要回家去看一下。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放学後,学生鱼贯地从正门走出学校。自从校园重新开放,没有学生愿意在学校多留片刻,午膳时间不到最後一分钟不愿回来,放学立即便离开学校。更有甚者,虽然是新香港知名的「平民名校」,但品学兼优的学生之中也流传著恐怖故事。初恋与同班同学陈碧琪来到小卖部,初恋要了两罐汽水。「纳兰学长和舒桦学长还未回来吗?」听到陈碧琪的问题,初恋喝了一口汽水,说:「嗯,没有他们的消息。」「连『不研』都不知道?」舒桦固然是真正失踪,但初恋跟纳兰龙却是经常见面。陈碧琪是初恋除「不研」外唯一的朋友,要瞒骗她是万般不愿,但想到陈碧琪只是普通人,没必要让她卷进是非当中。陈碧琪咬著饮管问:「你以为舒桦学长他们是否……仍然在世?」初恋不知道陈碧琪关心的到底是谁,有时候甚至以为她只担心舒桦而矣:「怎么了?三两天便问我一次……我又不是警察,两个学长失踪了我是无能为力。」「但你加入了『不研』嘛!」陈碧琪嘀咕著道。在中学这些年来,尽管努力掩饰驱魔师身份,初恋和其他人仍然格格不入,只有陈碧琪较谈得拢。当日初恋决定加入「不研」时就曾和她商量。「你担心的是谁?纳兰学长?」初恋问。陈碧琪长得个子高高,为人有点傻气和大意,其实很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标。此刻却脸露迷茫之色:「也说不上担心,不过舒桦学长也是好人,若是有甚么不测那太可惜了。」除了纳兰龙以外,初恋第一次听到有人赞赏舒桦:「你认识舒桦学长?」「啊!不!是你跟我说的嘛!」「我只说过有关纳兰学长的事。」初恋把空空的汽水罐抛进废物回收箱,说道:「你倒认为舒桦学长是好人。」因为知道了舒桦杀死邢慧芝,并且要对付纳兰龙一事,初恋也不能用平静的心去面对这个人。陈碧琪似乎感觉到初恋的心情,便不再说话。初恋有点不好意思,拍了拍陈碧琪的肩头,道:「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,回家吧!明天是假期前最後一个上课日啊!我要圣诞礼物。」陈碧琪笑了一下,抓了抓自己那一把长长的头发,笑著说:「我怎会忘记?你也要送我礼物啊!」两人走出学校,说了声再见,便各自往回家的路走。初恋虽然是驱魔师,但也是个十六岁的少女。她从梅玲的口中听闻了纳兰龙、舒桦和邢慧芝之间的感情瓜葛,内心难免一阵悸动。「这个年纪或者应该谈恋爱了!」这句说话是初恋有次和陈碧琪闲逛,看见满街都是情侣时候陈碧琪说的。当然,明年春末夏初便是决定能否升上六年级的公开试,陈碧琪也不过说说而矣, 吉林11选5走势图但恋爱这回事总是令人心动, 吉林11选5彩票网连初恋也不能幸免。本来初恋对自己的身份一直耿耿於怀,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但纳兰龙和舒桦的秘密相继曝光, 吉林11选5中奖查询再加上龙魔和虎牙,初恋顿觉自己还算是个普通少女。「舒桦学长喜欢邢慧芝,而邢慧芝却喜欢龙……那么龙会喜欢谁人?」初恋心中有点七上八落,患得患失。妖兽事件後两个月,市立第一中学还是一片愁云惨雾,众人内心的阴霾挥之不去。然而在事件背後,还隐藏了不为人知、更痛苦的真相。无论是杀死邢慧芝的凶手,还是放出妖兽的祸首,舒桦也脱不了干系。但是纳兰龙、邢慧芝和舒桦之间那错综复杂的关系,却为这段用鲜血写成的经历中添上苦涩的凄美。突然,一阵不安的感觉在初恋心头闪过,那只是一种灵感,好像有甚么驱使她去看一看,并非真有巨大力量出现──即使初恋能够有限度感应到能量的存在。初恋的感觉比一般人类强得多,而且灵感这回事,与甚么气息无关,纳兰龙和虎牙也未必比初恋强多少。初恋依著灵感走进附近一个公园,里面平静非常,只不过寒冬时候,四周一片肃杀之景。初恋暗笑自己太过紧张,正自转身离开,却看见公园一个角落里,有个穿著市立第一中学校服的女学生昏倒在地。一个男人将那女生抱起,搁在肩上,长长的秀发如瀑布般垂下来。「梅玲学姊?喂!你快放下她!」初恋认出了那个女生正是梅玲,跨过乾枯的花圃便拦在那人身後:「否则我对你不客气!」「对我不客气?」那个人顿了一顿,徐徐说道:「别胡乱对普通人出手啊!作为驱魔师,若你使用那种力量,我不会放手不管。」「舒桦学长!」初恋看清楚那人脸孔,陡地退後两步:「你想要怎样?」「你为甚么会找到我?」舒桦轻皱眉头:「人类潜藏的能力不能小窥,我已经把气息压制到龙魔也不能感应的水平,还是让你找了出来。」「舒桦学长!你不能继续错下去!」初恋不知道舒桦为甚么要捉梅玲,劝道:「你跟我去见阿龙吧!」舒桦冷笑道:「我的对错竟然要让你来评价……我正在伸张自己的正义!知道不?」初恋气极:「你……这是甚么正义?先别说你体内力量属於不死修罗,你现在做著的又是甚么『好事』?」「纳兰龙全都告诉你们了?把大家卷进事件里头的,并不只是我啊!我良心也会好过点。」舒桦没有放下梅玲,继续说:「我早料到你们站到纳兰龙那边……从来我就只有一个人而矣。」「我只知道谁是谁非!况且易哲学长和轩辕学长没有放弃你!大家都在等你回来。」舒桦冷笑一声:「嘿!你们越是伟大,就越显得我是坏人……但我早已不介意了。初恋,你是个很厉害的女孩子,甚至比秦崎和蓝眺要强。但你认为可以阻止到我吗?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和纳兰龙身上的变化?」初恋咬牙道:「你想怎样?是男子汉便去找阿龙,别伤害无关的人!」「放心,我自会找他。」舒桦不再理会初恋,迈步便行。「站住!」初恋追上两步,喝道:「那你带走梅玲学姊干吗?」舒桦摇了摇头,答非所问:「每个人皆有自己的立场,但人类总是从一个角度去看东西……我也是这样,但我承认自己的偏执,因此我不跟你辩驳了。」顿了一顿,转身望初恋说:「我不想伤害你……你不妨跟纳兰龙说,两日後便是我们了断恩怨之期。」「平安夜?你这是……」初恋见舒桦又要走,连忙绕到他前面拦住:「我不会让你带走梅玲学姊!」舒桦根本不把初恋放在眼内。初恋从背包中取出斩妖剑,随手一挥弹出剑刃,说道:「我不惜与你一战!」「问题是你不具备这个能力。」舒桦不屑的笑道:「你只会捉鬼而矣!」「小看人!」初恋大怒,双手执著斩妖剑便往舒桦头顶斩落。初恋没有亲眼见过舒桦出手,但那种无从解释的危机感却使她不得不用尽全力:「让我看看你那所谓修罗力量吧!」舒桦後踪避开初恋的斩妖剑。初恋见舒桦肩上托著梅玲仍然活动自如,新闻资讯不禁多了三分顾忌。舒桦冷笑著闪身躲过初恋的连环剑招,始终没有还击,一派犹有余刃的模样。初恋「嘿」的一声,横剑劈向舒桦腰间。舒桦双足一弹,跳过初恋头顶,落到她的身後。初恋一剑落空,惊讶地转过身去。「我记得纳兰龙曾经说过,你为自己那与众不同的身份和能力而感到难过?不过在我眼里,你也不过是个普通人,怎能与被称为魔神的不死修罗相比?」初恋倒抽了一口凉气,喝道:「即使你是魔神,但我也是驱魔师!」「阿修罗不是魔,是被称为魔神的神级生命!」舒桦伸手接住了初恋使劲劈向他的的斩妖剑:「看来是你小看我才对!」初恋不肯认输,握著斩妖剑用力压向舒桦:「可恶!」「灌注了灵力,又锋利至此,这把剑也变得不平凡起来。」一行鲜血从舒桦抓住剑刃的手掌淌出,缘著剑刃流下:「连我也被它割破了皮肤……但是你的实力不足啊!」用力一扭,初恋再也握不住剑柄,让他夹手夺去了斩妖剑。初恋左手从怀中取出一道符咒,贴在舒桦胸口:「破!」舒桦一时大意,被初恋的天雷符印炸中胸口。初恋趁势飞起右足,踢中舒桦手腕,舒桦五指一松,给初恋夺回斩妖剑,倒是乾净俐落。「你……」舒桦胸口疼痛,愤怒之余又不敢出招──使用修罗力发出神技,绝非人类所能抵挡──只得放下梅玲,先制服初恋要紧。初恋见舒桦认真起来,喝道:「别以为我只能对付灵体!妖兽事件之後,为了收拾实体敌人,我修练了这个!」「咦?」「这是我的绝招~」初恋反手握著斩妖剑,把灵力全部灌注到剑刃之上,泛起了一层剑光:「裂空斩!」斩妖剑隔空劈出,从剑刃放出的灵力形成极薄一片,瞬间已攻到舒桦胸前。「搞不好会被切成两段!」感受到迎面而来仿佛要割破皮肤的风压,舒桦突然拔起身子,飞了上天:「我不和你玩了!」「甚么?」初恋抬头望去,不禁呆住。除了学校停车场那次,敖符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走,初恋都没见过其他人会飞。即使大家都说纳兰龙和舒桦变了神仙,但她从来没想过舒桦会懂得飞。初恋见舒桦向自己接近,双手握著斩妖剑,摆出好像棒球打击的姿势,然後向空中的舒桦挥剑:「接我第二招──打风刃!」「还想再来?」舒的速度比初恋想像来得要快:「我会让你如愿吗?」不但避过灵力吹起的强风,还落到初恋背後,左手捉住她握剑的一对手腕,右掌重重的在初恋後颈切下,将她砍昏。初恋身子一软,倒在舒桦脚边。「让你替我向纳兰龙传个口讯。」舒桦弯腰抱起梅玲,走了两步,回头望著昏迷的初恋喃喃说道:「不!我怕他太激动,把新香港反转了……」说著眉头一扬,瞥了远处一棵大树後面一眼,嘴角泛起了笑意:「好!连你也带走。」俯身揪住初恋衣领,把她也提起来。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初恋悠悠醒转,颈後传来一阵剧痛,好像颈骨都被打折了般。初恋发觉自己趴在冰冷的地上,便用手肘支起上半身,想要看清楚四周环境,但见乱七八糟的,又是支架又是工具,根本搞不清楚状况。抬头望见橙黄色的天空,才知道时候已经不早。突然间,初恋记起了一切──是舒桦在公园把她击晕,但这是甚么地方?「咦?云层好低啊?」仰卧地上的初恋感到一阵奇怪,那些或大或少的云块,仿佛就在头顶不远处飘浮。四周刮著颇为急劲的风,虽然身周还有不少木板、砖头和其他材料,但初恋已知道自己正躺在一栋大厦的天台上面。正确来说,这是一栋差不多兴建完成的摩天大厦,楼高一百二十层,天台部份才刚完成混凝土的灌浆工程,四周仍是钢筋搭成的架子。「舒桦学长!你在哪里?」「吵甚么?待会儿就到你了。」听见声音从头顶传来,初恋抬头望去,舒桦正站在其中一组钢筋上面。当初恋看见梅玲仍然昏迷,被放在一块木板上,不禁问道:「你在干甚么?」「这里将会是新香港最高的一栋大厦……因为劳资纠纷及圣诞假期,暂时停工直至另行通知,我就借来用用吧!」舒桦站在这么高的地方,初恋真担心他被强风吹下来。「用来做甚么?」「我和纳兰龙最後决战的场地。」舒桦手刀一砍,把钢架的其中一条钢筋砍成两节,那钢筋粗如手腕,若非亲眼看见初恋不会相信能够做到。舒桦右手抓住那一段钢筋,左手扶起梅玲,轻易便把钢筋在梅玲身上圈了几圈。初恋睁大了眼,那些粗如人臂、用来作大厦结构的钢材,竟然好像面粉泥一样被舒桦随意扭曲。反过来说,被这种钢筋箍住,别说逃走,只怕连转个身也不容易。初恋转头望去,不禁失声惊呼。原来在这大厦天台的四角,除了梅玲以外,还有另外两人被充作绳子的钢筋缠著,初恋认得她们是陈恺怡和纳兰兰。纳兰兰低垂著头像是昏迷了,而陈恺怡虽然清醒,却没有说话。舒桦一把拉住初恋胸前衣服,把她从震惊中唤醒:「对不起,我希望对女生温柔点,虽然我从来没有尝试过。」初恋一拳轰出,但这拳对於舒桦来说却是软弱无力:「没了灵力,你不过是比一般人强壮的女孩子。」初恋这才发现自己的灵力在接连使出「裂空斩」和「打风刃」之後,已经用得八八九九,还未复原。「虽然你能够把灵力练成这种程度,但想以此击倒我还言之过早。」舒桦抱住不断挣扎的初恋飞到另一个角落,稳稳站在一块钢板上面:「而且你未习惯如此使用力量,消耗太多了。」从架空了的钢架望下去能够直接看见地面,初恋双脚不禁发软。「害怕就别乱动。」舒桦如法施为,将初恋用钢筋固定在钢架上面。「你的行径实在太差了!」初恋骂道:「我也就算了!小兰和学姊们不过是普通人,你如此欺负女生,算甚么男人?」「我不觉得自己伤害了你们,我只是要你们做饵而矣。」舒桦耸了耸肩,说道:「当然,还有信差。」初恋不知道舒桦说甚么,却见他转头望向放置在天台的一部小型起重机:「你要走了吗?没这么容易。」舒桦冷笑一声,身子陡地一拔,已飞了起来,直扑起重机後面。对於舒桦的突袭,小雪吃了一惊,连忙扭身消失。舒桦扑了个空,立即追踪其气息:「在这里!」跃出了天台,急降十余层才停住,然後从窗口飞进去。小雪果然就在里面。小雪大惊,又再使用瞬间移动,这一次把自己转移到对面另一座较矮的大厦天台。「纳兰龙没有告诉你,我们能够感应到你的气息吗?」舒桦的声音在背後响起,小雪还想使用瞬间移动,但已被舒桦抓住肩头。这样一来即使作出移动,也只会带著舒桦走。「你只能够在短距离移动,这距离之内我不但能够找出到你的气息所在,而且用飞便能追上你。」舒桦把小雪转过来面对自己,说道:「你怎会没想到这一点?我认得你的气息,你在学校後面的公园时我已经发现你了,我是刻意让你跟著我。」对於纳兰兰的失约,纳兰龙很是在意。他是「失踪人口」,便拜托小雪到学校去打听一下。小雪本来想找轩辕轰帮忙,结果让她发现舒桦的踪影,更捉住了梅玲和初恋。小雪心想单是把事情告诉纳兰龙也没有用,如果查出舒桦把两人捉到甚么地方,便能方便带人去营救。加上她能够用瞬间移动随意来去,便忘记了纳兰龙要他们尽量避免与舒桦接触的指示。「我没打算把你捉住,因为你要当我的信差。」舒桦的说话教小雪惊奇:「我擒住她们四人并非变态,正如我所说只为作个饵,引纳兰龙前来受死。」「你安排下甚么陷阱吗?」舒桦右手抓住小雪肩头,说:「就是一场公平的决战而矣。」「那你不用这么做,龙也会应约的!」「不!我还有一个条件。」舒桦凛然道:「只许纳兰龙一个人前来。这是我和纳兰龙之间的恩怨,不容第三者插手。就算我被杀死也无怨无恨,但若有其他人来帮忙,初恋、小兰便要陪葬。」小雪望著舒桦,听他继续说道:「虎牙无法掩藏自己的气息,龙魔虽然能够做到,但太接近的话我还是能够察觉出来,谁都作不了假。如果他们接近那栋大厦,莫怪我对她们不客气。」小雪不知道应该说甚么,只得骂道:「岂有此理!」「我提出一个公平的要求而矣。公平的要求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够强迫你们接受,你又怎么想?纳兰龙一直打算与龙魔和虎牙联手对付我。」「龙是为了正义才……」「我并非要毁灭世界,只是解决个人恩怨罢了。」舒桦放开了小雪,说道:「算吧!你照我意思去做就是了。」小雪不知道舒桦是否另有阴谋,怕他变卦,立即使出瞬间移动离开。舒桦飞回摩天大厦的天台。陈恺怡见舒桦回来,轻声唤道:「阿舒!」「怎样?肚子饿还是想去洗水间?」舒桦从木箱後拿出一个袋子:「今天我买了一只火鸡……平安夜我要和纳兰龙决战,今天晚上让我们好好吃一顿。」陈恺怡苦笑著点头:「好吧!」「就只有你明白我……虽然还是不赞成我的做法。」舒桦飞到陈恺怡的跟前:「我不介意。你不怪我把你捉来,我已非常感激。」「阿舒,收手吧!无论是龙还是你,我也希望以後能够跟你们吃圣诞大餐。」「太迟了。」舒桦低头说道:「平安夜之後,纳兰龙能否保住性命我不知道,但我解决了这一件心事,大概也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……」看见陈恺怡担心的神情,舒桦乾笑两声:「来吧!今晚我们吃得好一点。明天我要备战,没这种心情。你看初恋那副模样?哈哈……」

原标题:还记得这游戏叫啥名字?80 90都玩过!

,,棋牌游戏平台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新疆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