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疆11选5 > 新疆11选5 > 正文

第二十九缘不死修罗不死之缘(30/121)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0-06-03 19:24|点击数:未知
一个披著玄色斗篷的男人攀上山头,一脚踏住大石,手臂搁在膝上,望向远处依山而建的城镇。这个男人身後,还站了数十个手执各式兵器的男女。「那就是『大光明山』,只要攻破山脚的『天之城』,大光明山落入我军手中,『天人界』便垂手可得!」听到娇美而不失威严的声音自身後响起,披著斗篷的男人不用回头,已知道来者是谁:「你的语气还是那么肯定,雪姬。」「你才是呢!一向最凶狠狂放的你,来到这个地步竟小心谨慎起来?」说话者走到那男人身旁,却是个肌肤赛雪,高佻艳丽的美人儿。她有一双明亮的凤眼,高高的鼻子,美中不足的是那两片薄唇,却无损其美貌。即使披著战甲,还是掩饰不了她那丰满的身材。那男人说道:「这次不是单纯的杀戮那么简单,否则我进去大杀一场便是了。我们暂时放下恩怨,为的是甚么?把天人赶尽杀绝?」「我只打算来抢夺神器和法宝。」那女人娇笑一声,几可把众生尽皆迷倒:「我们本就各有打算,只不过在牵翻天人这一条上面有共识,那就是了。」「我们阿修罗并不只是懂得抢掠和杀戮。」那男人摇了摇头,一双泛著血光的红色眼睛总是不望身边美人:「这次我们能够联手,是改写这个宇宙历史的大好机会……以後就由我们阿修罗来当家作主,不用老是看天人的脸色了!」那个女人笑道:「把他们全灭了不也一样?」「天人数量远比我们阿修罗多,而且天人经营多时,根基绝不容易动摇!这次我们抓紧机会,相信可以将之重创,大伤他们元气,不过要灭掉整个天人族,又谈何容易?」「如果是你,应该能够做到。」那女人望著他,坚定的说:「我雪姬绝对相信你。」「是吗?我的道行还不及大修罗王,这次联合行动不正是由他发起和统率?雪姬,你好像找错了对象?」那个叫做雪姬的女人将头发拨到肩後,说:「大修罗王只是个怪物而矣。谁都知道,你罗喉才是最勇猛的阿修罗!」「我只是不想让天人看扁!」罗喉冷笑道:「你看!这是一片白色世界。白色的山,白色的水,白色的花草树木,我们阿修罗一点也不喜欢,但是这种光华……」说著俯身抓起一把泥土:「甚至连沙石也发出夺目、神圣的光华,这是一种甚么层次的生命?」雪姬拍了拍罗喉的肩头,笑道:「他们的自以为是将到此为止,今日就要天人俯首称降!」「罗喉大人,雪姬大人。」一个阿修罗走上山头,躬身说道:「大修罗王大人请你们回去,要开始进攻『大光明山』了!」罗喉和雪姬对望一眼,答应道:「立即就来。」没有人知道宇宙是甚么时候诞生,也没有人知道宇宙是谁人创造出来。虽然拥有高度文明,但天人也好,神龙也好,阿修罗也好,信奉「天道」的众生,并没有用自己智慧去计算、猜度这些不知过去了几亿万年,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所谓「真相」。自阿修罗有历史记载,天人已经开始了在宇宙中独领风骚的时代。这个宇宙虽然有无数大小不同的种族,过著相安无事,互不侵犯的生活,但是天人还是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。对於桀骜不驯的阿修罗来说,那是不能容忍的事情。尤其当阿修罗的文明持续发展,终於能够离开修罗界之後,情况更是恶化。对於宇宙间其他生命来说,修罗界是一个生人勿近的鬼域,而阿修罗更是野蛮残暴的怪物。在修罗界战争无日无之,阿修罗们小至殴斗撕杀,大至互相攻伐,鲜血染满整片土地。阿修罗无论男女老幼均是战士,战斗可说是他们的本能,亦是唯一一件他们从生到死都不会间断的行为。起初,阿修罗只在修罗界斯杀,把修罗界变成了群雄并起的战国。但当他们能够在宇宙中自由来去,便把战乱带到其他地方──阿修罗开始攻袭其他世界。如果说阿修罗发动战争是为了抢掠,倒不如说他们是为了杀戮。至於为甚么新疆11选5,大概因为他们天性嗜血。天人为了宇宙间的和平新疆11选5,与阿修罗自然势成水火。阿修罗的厉害在於全民皆兵。即使是天人或神龙新疆11选5,均由训练出来的战士保护不擅战斗的大多数,但阿修罗的战斗力简直是与生俱来,而且凶悍无比,令人生畏。但阿修罗虽号称全宇宙最强的战斗民族,却屡屡不敌天人。天人数目极多,而且素质又高,按比例诞生的战士数目未必便比整个阿修罗族少,当中更不乏比一般阿修罗厉害的强者。此外,天人历史悠久,文明进步,拥有的神器和法宝是阿修罗无法相比。再加上天人在宇宙中地位超然,每每能号召盟友好像神龙、夜叉等帮忙,更是如虎添翼。相比个别阿修罗,整个修罗族才叫人真正惧怕,只可惜修罗界内乱频生,并不团结。天人老是挂著维护正义的名义与阿修罗战争,大部份均以阿修罗全军覆没告终。但阿修罗不战至最後一兵一卒绝不罢休,其凶悍可见一斑。今次是亿万年难得的机会,天人界发生内乱,受到天人崇拜的大自在天惩罚,减弱了放置在大光明山的「无量光华」。天人一向吸取光华作为能量,无量光华减弱,天人能力大减。修罗界中实力最强、势力最大的大修罗王得悉此事,想要一举消灭天人族,以报过去大小数十次战败之仇。虽然大修罗王道行凌驾於一般阿修罗,却没能一统修罗界。因为除了大修罗王,还有不少战斗力超凡的阿修罗。再者,因为知道对方比自己厉害而放弃战斗和反抗,就不是阿修罗了。大修罗王邀请了各势力的领袖,与及修罗界中享负盛名的强者前去自己的领地商讨。虽然大家还有许多成见,但遇上这个「千载难逢」的机会,加上消灭天人是所有阿修罗的愿望,联盟便组成了。天幕里,一个身材高大、铁青脸色的大汉说道:「我们阿修罗与天人的最後决战便要开始,作为主帅,我大修罗王要求各位作最大的配合,攻占大光明山。」「这次天人咎由自取,得罪大自在天。不过宇宙间道行最高的几人也是出身天人界,尤其传说中的初神之一,大梵天便是天人始祖。这……」那青脸大汉不满的道:「哲罗!你怕甚么?这样子还算是阿修罗吗?」罗喉忍不住冷冷的道:「我只想把他们连根拔起。」「就是这股气势!罗喉。」那青脸大汉大笑道:「就由你来做先锋,攻陷天之城!」「大光明山呢?」「待你占据了天之城,我大修罗王自会亲自率众前去,毁灭无量光华。」罗喉冷哼一声,不再说话。「天人虽然虚弱,但诸天退守天之城,一众天王齐集,罗喉再强也不能以一敌百。」雪姬在旁边说道:「让我也同去吧!合我们两人之力,即使众天王联手也不怕。」「谁人不知道罗喉是最勇猛的阿修罗?派人帮忙只是小看他。其余天人由一般阿修罗压制,那几个天王实力不俗,但此刻欠缺无量光华,已非罗喉对手。」青脸的大修罗王笑著望罗喉道:「你说对不?」罗喉看不惯大修罗王的嘴脸,拂袖而去。「那么就让罗喉带二百人去吧!我们在後面跟著,罗喉不成,才让哲罗接应。」罗喉跨出天幕,便即大喝:「点二百人跟我来!」罗喉的超强战力传颂修罗界,是近期的红人,不过他只著眼提升道行,无心争逐修罗界,所以并未建立起自己的势力。「不要死啊!」大修罗王步出天幕,望著罗喉说:「谁都说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阿修罗,是最有机会挑战我的後起之秀,我们消灭了天人之後,回到修罗界时,要好好比试一下!」罗喉头也不回,便从山头直冲下去,朝远处的天之城进发。兵临城下,高高在上的天人从来不曾如此狼狈过,今日被阿修罗在天人界横行无忌,偏生自己不争气,仙力剩下一半。望著黯然失色的大光明山,不禁懊悔万分。天人界已经被阿修罗占去了大半,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为了负隅顽抗, 吉林11选5走势图天人退守到最後一个据点, 吉林11选5彩票网一来可以集中力量,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二来接近大光明山,仙力亦得以保持。站在天之城的城头,一身青袍青甲的增长天老远望见有上百个黑点正迅速飞来,不禁回头叫道:「阿修罗终於进攻了!」增长天旁边一个穿著长袍连帽子的天人问道:「韦驮天,你看到领头的是谁吗?」两人身後一个全身战甲,腰间挂著宝剑,手执巨弓和黄金杵的大将说道:「从气息看来应该是罗喉没错。」「那个罗喉?」增长天咬牙道:「可恶!他杀了我们好多同胞!」那披长袍的天人把帽子拉得极低,遮盖著大半脸庞,完全看不到其容貌:「罗喉的确好强,即使我们处於十足状态,也没多少人能够敌得住他。」增长天说道:「摩利支天说的没错,但帝释天此刻正向妙毗天求救,暂时唯有靠我们联手拦住他了。」帝释天是现时天人界的首领。大自在天和妙毗天,则是传说之中创造万物的最初的神之一,大梵天的左右使者。大梵天是连天人也将之视为传说的大神,已经好久没有出现,天人开罪了大自在天,唯有去找妙毗天商量了。天之城下,上千个天人和二百个阿修罗正展开生死战。罗喉正要闯进天之城,却感应到两股不弱的仙力直袭至头顶,连忙一跃而起,只见一把青色巨剑和一支黄金杵把他先前站著的位置轰成粉碎。罗喉落到不远处,定睛一看,原来是韦驮天和增长天。「罗喉!」增长天抡起手中巨剑,大喝道:「休想踏进天之城半步!」罗喉双足一弹,轻易避过增长天的攻击。其实增长天也算不弱,但仙力只余五成的他想要碰到罗喉几近不可能。「吃我一记『降魔宝杵』!」韦驮天举起那巨大的黄金杵,砸向罗喉头顶。罗喉足尖在黄金杵上一点,将杵踢开,右掌搭在左手手背,向韦驮天推出去:「修罗炮!」将修罗力提升到极致,一道急速旋转的紫色光束自掌心发出直轰向韦驮天的脸孔。眼看韦驮天的头颅要被轰爆,他的前面出现一个黑洞,把修罗炮吸收。罗喉避过增长天的攻击,喝道:「是谁?」「太阳四重奏!」听到一声娇叱,罗喉抬头望去,竟然见到四个太阳直朝他撞来!「不!是四个巨大能量弹!」罗喉立即发觉,在四个巨大白色光球後面有一个苗条的身影跟著跃下。四个光球击中地面,炸得烟雾弥漫,沙尘滚滚。增长天握著巨剑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问:「罗喉死了吗?」韦驮天刚才避过一劫,仍然心有余悸:「中了犘利支天的『太阳四重奏』,没可能完好无缺吧!」摩利支天的长袍早已褪去,原来是个女子。她曾经到过有四个太阳的地方修练,亲眼目睹大地变成了灼热的沙漠,因而练成了「太阳四重奏」这种神技。果然烟雾散去,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,四周还被燃烧得乾乾净净。「一个女子使出如此粗枝大叶的招式,真是不合衬!」增长天霍地转身,舞动巨剑劈过去:「你这小子还没死!」罗喉双掌一合,挟住增长天的巨剑,催动修罗力:「撒手!」炽热的修罗力一直缘著剑刃传到剑柄,增长天抵受不住,几乎便要脱手:「我的青光宝剑……」韦驮天将黄金杵插到地上,举起巨弓对著罗喉,拉动弓弦:「试试『射日箭』的威力!」韦驮天拥有三件神兵,「射日弓」能够把他的仙力变成一股光箭射向敌人。罗喉来不及夺走青光宝剑,便把增长天连人带剑扯到自己身前,挡住了化为光箭的仙力。韦驮天大惊,罗喉一把推开重创的增长天,手中已多了一把紫色神兵:「修罗刀!」紫光闪过,韦驮天的宝剑才拉出了一半,左肩已然中刀。罗喉扬起左手,大喝道:「攻入天之城!」原来阿修罗虽然数目较少,还是取得优势,天人已经无力抵挡。增长天强忍痛楚,执著青光宝剑朝罗喉背心刺去:「没这么容易!」罗喉转身用修罗刀架住青光宝剑,两人大打出手,一道青光,一条紫气交织成一张又一张的剑幕!增长天本就不是罗喉对手,新疆11选5再加上受了重伤,数十招後便支撑不住,让罗喉一脚踢开。罗喉得势不饶人,将韦驮天打得飞上半空,便闯进天之城。守门的是被称为日天子的苏利耶与被称为月天子的旃陀罗。「爆焰击!」「月光斩!」罗喉使出他苦心孤诣创出来的最强神技:「巨大幻象!」催动所有的修罗力,从背後发放出来,紫气形成一个上半身的巨人模样,还真有点像罗喉自己。苏利耶与旃陀罗的攻击轰进了这团紫气之中,竟毫无反应,均是呆住:「甚么?」那巨人幻象左一拳把日天子轰飞,右一掌将月天子拍在地上。摩利支天的实力不在增长天之下,神技「太阳四重奏」更是威力巨大的攻击招数。摩利支天模仿修练地的四个太阳而创出这神技,却消耗大量仙力,在一段时间内只能使用一次。但面对绝对最强的罗喉已不能顾虑那么多,摩利支天从後追上来,用尽仙力再次放出四个光球:「太阳四重奏!」四个光球威力惊人,罗喉不敢硬接,闪身避了开去:「速度太慢了!就算威力再大,不能击中目标的招式只是用来吓唬人!」摩利支天已来到罗喉跟前:「大日神针!」在没有警兆下,眼前突然金光闪动,罗喉胸腹一阵麻痹,要害已被神针钉住,刹那间便动弹不得。耗尽仙力的摩利支天放完神针後软倒地上,喘著气说道:「这是我的神兵,『大日神针』能够制住你的行动!」「做得好!」韦驮天左手执著射日弓,从城外直飞进来,仙力已经在弦上形成了一支光箭:「让我杀了他!」就在韦驮天要放出仙力的时候,一道长虹划过,把韦驮天从空中射了下来:「你们的对手是我!」雪姬和哲罗率领著第二拨的阿修罗赶到了。「停手!」突然天空响起霹雳般的神音:「大修罗王请息干戈!本座有话要说!」大修罗王飞进城中,双手叉著腰喝道:「你想怎样?因陀罗?」一个男人披著天衣从天而降,全身隐隐发出光华,好不庄严。诸天跪在地上,齐声叫道:「帝释天大人。」「我们天人因为在修行上有所怠慢,因而遭受大自在天的惩罚,如今身体虚弱,才让阿修罗有机可乘。我有法子解救,便是去取不死甘露。这甘露能令我们回复仙力,治好创伤,同时也可以提升道行,延年增寿。」大修罗王冷然道:「我决不会让你如愿!」帝释天来到大修罗王面前,说:「那么我们订定停战协议,合作取得不死甘露。」大修罗王和雪姬对望一眼:「为甚么?」「因为这甘露不能只靠我们天人之力取得,」帝释天解释道:「大修罗王,你选择继续战斗,还是愿意与我们共享永生?」雪姬替罗喉去掉大日神针,说道:「这个宇宙哪有不死?」帝释天微笑说:「我以为喝下不死甘露未必能够不死,但可让我们的仙力得以回复,而且道行更加精进。」罗喉道:「我相信想要不死,唯有不断战胜!帝释天,让我罗喉取你性命……」大修罗王打断了罗喉的说话:「好!我答应你!」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回到天幕预备,雪姬忍不住质问大修罗王:「天人奸诈,我们凭甚么相信帝释天?」大修罗王坐在石椅上,笑著问道:「不死甘露啊!你们不想要吗?」雪姬摇了摇头:「我只想要法宝和神兵!」罗喉也说:「从此把天人压倒,是我今次到来天人界的唯一目标!」「我们阿修罗虽然拥有最强的战斗力,但在生命等级上还是不及天人。」大修罗王暗骂两人没出息,劝说道:「说甚么压倒天人,如果有一日他们回复仙力,到时候形势又不同了。我们既没可能将天人全都杀光,唯有提升自己的道行拉近与天人的距离,这次是好机会,如果不死甘露能够让我们在道行上有根本改变……」两人走了出来,雪姬道:「大修罗王疯了!他竟妄想与天人平起平坐!我们阿修罗不用战斗的话,如何去压倒别人?」罗喉不屑的说道:「他只为了自己而矣!」「咦?此话怎讲?」「听说『天界』就要组成,天宫的选址也都决定下来,」罗喉说道:「大修罗王大概想在天界占一席位。难道你以为他想带我们所有阿修罗回天界?」「想不到你思虑如此周详……大修罗王也是。」「嘿!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!」罗喉冷笑道:「大修罗王只是自作聪明,他不会得逞的!我从来不相信天人。」雪姬问:「那你干是不干?」「干!但我不会相信天人……我有自己的办法。」在帝释天和大修罗王的指挥下,天人与阿修罗史无前例的成了合作夥伴。首先由摩利支天与雪姬率领一众天女和修罗女,到天人界中的「荼罗大山」去寻找仙草仙药,然後把所有仙草投进一个叫做「乳海」的大海里面。「乳海里有一个岩洞,洞里的乳石受到仙草作引子,会渗出不死甘露。但洞里住了一条恶龙,会喷出高热烈焰,把闯进洞里的人烧成灰烬,阿修罗的责任就是进里屠龙。」帝释天说道。阿修罗个性狠辣不畏难辛,被分配了危险工作,虽然觉得不公平,却也不屑去争辩。宇宙间或许有很多事情是阿修罗办不到的,但没有事情可以令他们说不!洞里的恶龙的确很厉害,它喷出的是高热射线,只要被射中,哪怕只是千分之一秒,也会立即化为尘埃。不少阿修罗因此殉难,仍然前仆後继,天人却於海边休息。罗喉看不过眼,跃入乳海,从哲罗手中接过瓶子,迳自游到恶龙洞前,只见数百阿修罗正在洞口围著恶龙展开攻击,还不断有阿修罗赶来增援,增补损失的兵力。罗喉推开一个阿修罗,避过恶龙的攻击,直游到它的头顶:「修罗炮!」恶龙一仰头,张口便发出高热射线,与修罗炮撞到一起。罗喉立觉支持不住,幸好恶龙从未遇到能够抵受其攻击的人,因此习惯了只喷一口,罗喉这才保住性命。「巨大幻象!」罗喉使出了最强神技,放出一个用修罗力构成的紫色巨人,一掌拍向恶龙。这头恶龙虽然来自圣龙界,但与神龙相比只算是一头畜牲,盲目朝巨大幻象攻击。修罗力无形有质,即使被射线打中也不会损害罗喉的修罗力分毫。恶龙被巨大幻象攻击,正全力与之周旋,罗喉趁机潜到它下面:「这是从摩利支天学来的声东击西之术!」放出修罗刀刺入恶龙腹部。当罗喉带著两瓶不死甘露浮上乳海海面,在天人奏出的仙乐仙音之中,阿修罗响起了震天价的欢呼声。大修罗王取了其中一瓶甘露,回到本阵。哲罗用力拍打著罗喉的肩头:「若非是你,这次行动注定了要失败!」雪姬摇头道:「虽然很不愿意,但也要承认,只有你才能收伏那条恶龙。」大修罗王听著罗喉被赞美,万二分的不愿意。他走进天幕,罗喉和雪姬跟著走进来。雪姬道:「我们在取仙药时损失了过半战斗力,已无法与天人拉成均势,我看还是尽快回修罗界,免得出甚么变故。」大修罗王想了一想,觉得雪姬之言不错:「好!回去修罗界才分这甘露。」罗喉冷冷的道:「如果你想要独吞的话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!」雪姬微微一笑,走上前去,倚著大修罗王娇声说道:「让我替你拿著吧?」罗喉和哲罗互望了一眼,哲罗问道:「雪姬,你怎么了?」雪姬轻靠在大修罗王身边,从呵呵大笑的大修罗王手中接过瓶子。阿修罗全都自视极高,虽然大修罗王实力最强,雪姬、罗喉等都不把他放在眼内,老是明争暗斗,因此雪姬的行为令到众人都很诧异。罗喉正想走出天幕,却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,那人大叫道:「别上当!」「雪姬?」罗喉呆了一呆,登时醒悟过来:「糟糕!」转头望去,大修罗王旁边那个雪姬已向後急退,罗喉和刚跑进天幕的雪姬双双抢前拦截,始终让她冲破天幕,飞上了半空。罗喉和雪姬、大修罗王追了出去,只见空中一片金光,传来神圣的声音:「只怪你们阿修罗的心不能定,才让我夺回不死甘露。这甘露绝不能让你们喝下去,否则宇宙从此多事。」「那是……」雪姬愕然叫道:「妙毗天!」大修罗王恼羞成怒,喝道:「可恶!我们进攻!」哲罗说道:「我们死伤过半,天人还有妙毗天支持,绝不……」「废话!我们阿修罗甚么时候怕死来著?」大修罗王紧握著拳头,指挥阿修罗:「就算战死也要杀戮!大家进攻天人!」「可恶!你这个大修罗王……蠢材!」罗喉怒火中烧,冷冷说道:「战至流尽鲜血,也不代表无端送死!我不会再听你的命令!」雪姬望著罗喉离开本阵,冷笑道:「你给我放聪明点,试问我怎会向你献殷勤?」「甚么?」「你的力量是修罗界最强,但我并不在意,因为你没有这里!」雪姬指了指头部,然後追著罗喉出了本阵。雪姬喜欢的是罗喉,但罗喉并不知道:「罗喉在哪里?」负责守阵的阿修罗躬身回答:「罗喉大人吗?我们没有看见。」「可恶!大修罗王,我不是听你的命令,但阿修罗决不能咽下这口气!」雪姬喝道:「我们进攻!」然而一众天人气势大盛,还得到了大神妙毗天的帮忙,结果阿修罗在大修罗王和雪姬领导之下,还是节节败退。看著战事发展的妙毗天满意地笑了。他冉冉降落天之城,把那瓶从大修罗王手中骗回来的不死甘露交给帝释天,道:「你们每人都服一点。」帝释天伸手接过,将之交给身旁的摩利支天,然後把自己的那瓶甘露分给众天人。天人奏起仙音,享用这甘露,服过後无不耳聪目明,除了恢复仙力,还让道行更上一层楼。当帝释天把瓶中甘露分完後,转头望去,可是却找不到摩利支天。妙毗天手持鲜花轻拂,沉声道:「因陀罗!那个摩利支天是假的!」月天子旃陀罗飞上半空,果然看见披著长袍的摩利支天正要潜出天之城,连忙喝道:「快截住他!」陷入了重重围困,摩利支天把长袍上的帽子扯了下来,赫然是罗喉!帝释天从天人群中步出,喝道:「快把甘露交出来!」罗喉冷笑一声,不再隐藏自己的气息,仰头便把瓶中甘露送进口中。「甚么?你竟敢……」诸天一时呆住,妙毗天右手轻扬,放出一道金光,罗喉才把甘露咽下喉咙,已被拦胸劈成两截。「这不死甘露只有两瓶,你一个人竟然喝了一半?」韦驮天拾起地上的空瓶,怒道:「已经再没有第二次机会了!」罗喉断成两截倒在地上,与此同时,天人和阿修罗之战已接近尾声,大修罗王决定退回修罗界。「不!还未救回罗喉!」雪姬不肯就走。「你也亲眼看到,罗喉已经死了!」大修罗王喝道:「即使是罗喉,对方可是连帝释天也要唯命是从的妙毗天啊!」雪姬无可奈何,只得让哲罗等拉著离开天人界。帝释天对妙毗天说道:「这次能够打退阿修罗,全靠妙毗天施以援手,可恨千辛苦得来的甘露让罗喉白白浪费了。」「算了吧!我们天人也没怎么牺牲,那瓶甘露也够你们受用了!」妙毗天拈花微笑:「就当是对阿修罗攻打天人界的惩罚,让他们白忙一次。」在众天人哈哈大笑的时候,罗喉从地上徐徐爬起。「你不是死了吗?」帝释天一阵错愕:「不!你的身体刚才应该被斩成两段?」罗喉摸了摸胸腹,还未答话,帝释天伸出手指向他发射一道光束,把他胸口洞穿。「你还未是我的对手……」帝释天没说完,笑容已经僵住,因为罗喉又再一次站了起来。「我知道!但只要一日未死,我也不会认输!」「刚才明明足以取你性命,为甚么……」帝释天恍然大悟:「糟糕!不死甘露!」「我罗喉绝不会就此罢休,有一日定要灭了你们天人界!」罗喉自知今日并无胜算,转身就全速飞离天之城。「诸天和众明王!让他去吧!」妙毗天止住要追的增长天和韦驮天等人:「这是宇宙的意志,罗喉已非我们所能杀死。他拥有了不死之身……还是不死之魂?」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「不死修罗,你又想怎样?」舒桦搓揉著蒙胧的睡眼,用力摇了摇头,狠狠说道。「怎么了?」舒桦把枕头掷到墙上,骂道:「别让我作些奇怪的梦!有甚么话就直说吧!」「我没有啊!」「那刚才……」「好久没有试过作梦了!」不死修罗的声音进入了舒桦脑海:「不是我让你作梦啊!只是我自己作梦而矣。我和你共用一个躯体,不好意思,我的梦境也让你经历了。」「你会作梦?不是只有你能够知道我想甚么,我却不能进入你的思想吗?」「嗯,但作梦连我也控制不了。」「我对你的梦境并没有任何兴趣。」舒桦哼了一声,冷冷说道:「不打扰我便是了!」※※※※※※

  稿件来源:新快报 

  5月12日,山西省农信社召开全省农信社改制化险推进会,就推进改制化险年度重点工作进行安排部署。据悉,改制化险是今年山西省农信系统一项重点工作,省农信社将做到“四个强化”,进一步统一思想、压实责任,坚定信心、鼓足干劲,以超常的思路和举措,加压提速,全力推进,力争实现年内基本清零。

,,河南快3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新疆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